<i id='k366v'><div id='k366v'><ins id='k366v'></ins></div></i>

<code id='k366v'><strong id='k366v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k366v'><em id='k366v'></em><td id='k366v'><div id='k366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366v'><big id='k366v'><big id='k366v'></big><legend id='k366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k366v'><strong id='k366v'></strong><small id='k366v'></small><button id='k366v'></button><li id='k366v'><noscript id='k366v'><big id='k366v'></big><dt id='k366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366v'><table id='k366v'><blockquote id='k366v'><tbody id='k366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366v'></u><kbd id='k366v'><kbd id='k366v'></kbd></kbd>
      <dl id='k366v'></dl>
    1. <span id='k366v'></span>
      1. <ins id='k366v'></ins>

      2. <fieldset id='k366v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k366v'></i>

        1. 美好的愛情與貧富無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我有個同學名叫楊麗麗,當初她義無反顧嫁瞭一窮二白的學長,由窮人傢的女兒變成窮人傢的妻子。

            這樣的"弱弱聯合",在大部分姑娘眼裡,無疑是個噩夢。

            楊麗麗傢庭條件不好,入學那天她是獨自拖著行李來報到的。

            高中那3年,楊麗麗成績很棒,從沒掉下過年級前10.可高考填報志願時,她卻摒棄瞭眾多一流高校,填寫的都是清一色師范院校。

            原因我們當然都知道,減免學費還有生活補貼的學校,對正發愁學費生活費的她來說,是無奈之下的最佳選擇。

            我們為她可惜,她卻十分開心,準備瞭一應生活用品,再次獨自出發去首都求學。

            大二那年,楊麗麗談戀愛瞭,對象是同鄉的學長李明,兩人在聚會上打過照面,又在勤工儉學時偶然相遇。一來二去,彼此就都生出瞭些情愫。

            那幾年我和麗麗走得挺近,她偶爾會提起李明,語氣是甜蜜的,卻也掩蓋不住一絲惆悵。

            李明也是典型的寒門學子,申請瞭4年助學貸款,平日裡靠勤工儉學維持生計。好在他用功刻苦,年年拿國傢獎學金。那時的李明,雖前途一片光明,卻不知路在哪裡。

            被貧窮打磨過的姑娘,其實比誰都更理智更清醒,也更明白一場婚姻的真正價值。因此她回避著他的灼灼目光,不說好,也不說不好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個冬夜,她在做傢教時,無意中透過窗子看到站在路燈下的他,跺著腳哈著手,嘴巴裡念念有詞,時不時抬頭看看窗子,焦灼的面容裡卻帶著喜色。

            後來才知道,他每天都在打掃完教學樓後來接她,等待她的間隙裡默背著英文單詞。一個貧寒的年輕男孩,證明愛情的最好方式,不過就是對她好,為她去努力。

            "他是真的對我好,也足夠努力,而我也是真的很歡喜他。"一個念頭忽然從她心底破土而出,雖然寒冬漫漫,春心卻猛地萌瞭芽開瞭花。

            同宿舍的姐妹說,不要和窮人談戀愛。女孩子的青春耗不起,等他奮發向上出人頭地?別鬧瞭,那多累,再說你能保證他一定可以成功嗎?

            楊麗麗用一個淡定的微笑來回應苦口婆心的室友們,回過頭來看電腦,李明正好從QQ上發過來一段消息:"我決定簽瞭安哥拉的工作,年薪30萬,三兩年就可以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。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,別人有的,我會通過雙手掙給你,可能會有點慢,但我不會放棄。"

            那幾年他們過得確實不大好,兩人吃過的大餐是校門口的雞米飯,逛街隻敢去地攤貨橫行的動物園,最折磨人的是寒假遇上春運,憑著兩張站票穿越大半個中國,回到傢骨頭往往散瞭架……

            苦嗎?真的有點,凡胎肉體的身軀,對吃喝享樂當然會有自然而然的向往。但在心理和生理的較量中,占瞭上風的往往是前者。

            愛情從來都不會因為貧窮而卑微,卑微的是被貧窮輕而易舉改變瞭三觀,甚至拋棄愛情和夢想的那些人。

            李明畢業就飛去瞭遙遠的非洲大陸,在赤道上修橋鋪路,用汗水生動詮釋瞭"血汗錢"3個字的真正含義。

            楊麗麗原本不舍得心上人去吃苦,但李明義無反顧。去非洲是很苦,勝在收入可觀。作為一個男人,他覺得自己有義務在女朋友畢業前存夠錢,給她一定程度上的安穩和富足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大學最後一年,楊麗麗的日子前所未有地寬裕瞭起來。李明的大部分工資都漂洋過海打到瞭她的卡上,兩個人視頻聊天時,李明總是大手一揮:"想買什麼盡管買,現在老公養得起你。"

            他黑瞭許多,也瘦瞭許多,臉上卻帶著明晃晃的笑容。兩個人悄悄說完情話,就開始一點點計算工資與房價。作為定向培養的師范生,楊麗麗必須回到傢鄉的學校任教。李明便決定合同期滿後回鄉,買一套房子,再用3年積累下的經驗開一傢小小的建築公司。這樣一來,對吃慣瞭苦的兩個人來說,這已經足夠幸福。

            今年秋天,李明終於回來瞭。此時的楊麗麗已經在傢鄉做瞭兩年中學語文老師,接機那天她在朋友圈發瞭一條微信,是3年前的照片,拍於李明畢業那天,是兩人在校門口的合影。她還寫瞭一句話:那年我們很窮,但很快樂。現在我們不窮瞭,依舊很快樂。

            世間有一種極致的成就和幸福,是寒冬裡的兩個人手牽手,一步步走到瞭春天。當百花齊放風光旖旎,陪在我身邊的,還是你。主導愛情的從來都不是貧富,而是兩個人共同變好的決心。

            這世界的確很現實,但總有一個角落,容得下認真相愛的每一對男女,以及相濡以沫的兩顆心。